入秋了

入秋了

2019年8月8日 星期四

知道不知道

You know more than you know that you know.

You don't know what you don't know.

So?

 人愈大,愈發現人的複雜。
複雜的是人的多樣,複雜的是世界的多樣,我們看見的往往只是冰山一角。

「無知」
有趣的是,當我們看見的時候,我們會自以為看見了全部,理解了事物的全相。
然後跟隨這種「現實」去理解和生活,去評價及論斷。
You don't know what you don't know.
我們並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甚至有某個層面會封鎖自己知道我們所不知道的。

「無不知」
但如果我們在「無知」的界線下限制了自己,其實我們並非一無所知。
You know more than you know that you know.
例如我們或者不知道熱能轉換及傳遞的方法,但我們知道怎樣讓水煲滾。
我們或者不知道什麼叫「腳在門內」,什麼叫「以退為前」,但我們會知道怎樣去哄人。
包括有些時候我們知道但只是暫時未做到。

Knowing and Not Knowing
又要知道,又要不知道,到底該知道什麼,又該不知道什麼?
知道與不知道之間存留著多大的空間?
知道又不知道,不知道又知道又帶來了怎樣的力量?





2019年7月7日 星期日

照顧

  前陣子買了一盆清香木(可以驅蚊)回家,買了之後想知道應該怎樣照顧和打理,就上網搜尋一下,結果發現自己買了的是胡椒木(要把葉磨碎才會有氣味),第一個感覺是:噢,被騙了。

  不打緊,回家後照淋水,賣家說它需要陽光和水,可以放在大太陽處和常淋水,結果帶回家一兩日,樹葉開始沒精打采,枝葉低垂,才發現因為土壤的關係,即使我淋了水,土壤並不能吸到足夠的水份和保留,於是轉用浸水的方式,讓土壤可以按自己的能力吸水。幸好,吸飽後它又回復挺直。

  有一個星期要暫時離開香港,也不知道該怎樣照顧它和其他植物,只是把水澆夠,將它們收進室內,也沒有多作其他準備,雖然同事告訴我他有一些去旅行時自動灌溉的用品,但我也沒有借用,是懶是沒有空間是沒有時間是隨便。嗯,幸好並不是去足一個星期,幸好是去六日,包括往返,於是在去當天有淋水,回家又有淋水的情況下,幾盆植物都仍然健康。
  可惜好景不常,再過一段日子,忽然發現清香木跌落了許多枝葉,葉上有蜘蛛網,於是又向同事求救,同事教我可以買藥或漱口水兌水噴在葉上和泥土中治理。大約隔了一個星期我才抽到時間和記得去買嗽口水,買了後試了試,好像情況又有所改善。

  又過幾日,雖然枝葉的健康狀況有改善(挺直),但是枝葉掉落的狀況仍然繼續,而除了之前同事懷疑的蜘蛛外,泥水中更有很多小蟲鑽出鑽入,現在回想起頭皮都有點發癢,並且擔心到底還能不能治理。同事又給了我一包治蟲藥(不能治蜘蛛),兌水後同樣噴在葉面和倒入泥土中,由於怕小蟲向外爬,我就沒有清理走多餘的積水,讓小蟲不能從泥土走出盆外。誰知第二天,盆栽已經半死不活,枝葉低垂。第三天,泥土中沒有小蟲爬走,但盆栽也毫無起息,只能讓它隨垃圾進入堆填了。

盆栽清香木

  照顧,其實並不是一件易事,要用心機和時間,也要找對方法,而且還不能肯定結果,無論是一件物件、一盆植物、一隻動物,以至自己和他人。好好學習,好好用心,好好珍惜。


2019年2月3日 星期日

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

生活的整理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包括明白自己喜愛的事物,自己的需要,如何渡過低潮,如果持續地向心中所指前行。
過程中會有誘惑,誘惑你走一條較容易的道路,誘惑你聽從別人的指引,誘惑你停下步來,過程中會有迷茫,不知道路在哪裡,不知道路是否正確,不知道到底該走多遠,能走多遠。

不會知道的,不用知道的,時間到了自然會知道,只要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

2018年9月22日 星期六

關係中的平靜


"It was so lonely recently, without a significant event or cause, just find it difficult to focus and difficult to find the peace after work."

最近又回到狂吃零食和放縱的日子,回想起幾年前寫的一篇文章:填滿(啊!轉眼快3年),才發現我們缺乏,所以找東西填補,而有些時候,你要有了某些經歷,人才會明白自己一直想要填補的是什麼。

有些狀態自己知道,只有自己知道,就好像我的平靜。

我是一個看起來總是那麼平靜的人,但是從自己的手汗、從自己有多能安靜下來看書、從最近的生活自理狀況中會知道:噢,最近靜不下來。

一個人的生活很自在,自在得你與人,與環境是可以維持一種互不干涉的狀態,然而這種互不干涉同樣是一種不自在,自己不在就不用接觸,自己不在就不用去處理,自己不在就沒有那份責任。然而,當人活得連自己也不在的時候,人是真的在過生活嗎?還是只能講我「活過」(在生理層面上)。

今天早上看到一段短片,當中的擁抱又再觸動到我,然後少發現最近的不平靜當中有一種缺乏和渴望。

然後我才明白,平靜的由來緣自關係:人、世界和自己。

2018年7月11日 星期三

處理腰痛的21天

處理腰痛的21天,大概只完成了1/3,其他日子雖然也間中有做,但是並不完整。
21天後,因為沒有持之以恆,腰痛的情況依然。

放棄的原因可以有很多,腳趾撞瘀了,工作和生活太忙而沒有時間,有其他事要處理。
但堅持的理由只需要一個。

就和許多其他事情一樣。


2018年6月28日 星期四

心理。治療

今日見左一位輔導員,某個課程既同學,只係吃一餐飯。完左之後佢話留意到我、我上輩、我上上輩都經歷左親密關係既分離,話唔知對我既親密感有咩影響。嬲左!

如果你係治療師,係社工或者係做對人工作既人,麻煩你係運用你既知識既同時,留意一下人地係咪需要你運用你既知識。
第二,麻煩你係運用你既知識既時候,做足少少功課,做多少少評估,然後先去運用,如果唔係就會用到好似D學藝未精既醫生/相士/神婆咁,見到少少線索就衝出黎解讀,好既就推動,唔好既可以禍害好大。

第一,我既親密感同親密關係最直接都係我同父母之間既關聯,至於佢地由上一輩傳承落黎既,你可以用BOWEN既THEORY去推敲有冇關聯,但係唔係必然,而且呢一點對於推動人既改變黎講有幾大幫助,麻煩你係講說話之前好好諗諗,輔導人員唔代表要將你所有識既野講哂出黎。

第二,你識左我幾耐,你知道我既野有幾多,咁樣踩入黎,我真係要用踩入黎,係咪有D過火。

第三,你點知我究竟有幾大既承受能力,就算我有呢個承受能力,你點知我想唔想去接觸,就算你話接觸係一件好事,點樣接觸,幾時接觸絕對都係當事人自己既決定。

第四,亦都係最後一點,我好肯定,你踩入黎呢點有點離天萬丈。


You treat a disease, you win, you lose. You treat a person, I guarantee you, you'll win, no matter what the outcome.